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張金龍主任參加雄安法治建設研討會并發言

時間:2019/7/25 16:37:40 瀏覽:2616次

 

2019年7月23日,河北雄安新區管理委員會在雄安新區召開雄安法治建設暨國際經濟法研討會。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長、河北雄安新區法律專家委員會副主任王俊峰等十四位法律專家參加本次研討會。本所張金龍主任作為河北雄安新區法律專家委員會委員參加了本次研討會,并以《在雄安新區設立商事仲裁機構的意義和路徑》為題作了專題發言。據悉,河北雄安新區法律專家委員會由全國范圍內32位知名法律專家組成,其中河北有2位,即河北省律師協會會長張金龍律師、河北省律師協會副會長徐文莉律師。

            

            

            

附:張金龍主任在研討會上的發言

 在雄安新區設立商事仲裁機構的意義和路徑

 

各位領導、各位專家:

大家下午好。值此雄安法治建設暨國際經濟法研討會召開之際,我愿意就在雄安新區設立商事仲裁機構的重要意義和現實路徑等問題提出如下意見和建議。

一、在雄安新區設立商事仲裁機構的重要意義

根據中央批復同意的《河北雄安新區規劃綱要》, 雄安新區的發展定位包括創新發展引領區、協調發展示范區、開放發展先行區,雄安新區的建設目標之一是成為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新引擎。要實現雄安新區在經濟發展方面的定位和目標,離不開市場主體的投資、貿易、服務等商業經濟活動。市場主體在開展商業經濟活動時,不可避免地會產生這樣那樣的糾紛,而這些糾紛是必須要得到解決的,否則將會嚴重挫傷市場主體的商業預期和商業信心。因此,能否為市場主體提供優質、高效、公正、權威的糾紛解決機制,將成為衡量雄安新區營商環境的重要指標,同時也是衡量雄安新區社會治理能力和法律服務水平的重要指標。

市場主體的商業活動通常以合同為基本的法律形式,相應地,市場主體的商業糾紛也通常表現為合同糾紛。合同糾紛是可以訴訟的,也是可以仲裁的。我們注意到,河北雄安新區中級人民法院已于今年年初(1月10日)正式成立,首批員額法官也已走馬上任,填補了雄安新區法治環境建設和糾紛解決機構的一項空白,而設立雄安仲裁機構也應當提上日程。

仲裁作為我國法律規定的糾紛解決制度和國際通行的糾紛解決方式,具有自己鮮明的特點和獨特的優勢。比如:仲裁實行一裁終局,而訴訟實行兩審終審;仲裁以不公開為原則、以公開為例外,而審判以公開為原則、以不公開為例外;仲裁當事人可以選擇仲裁機構和仲裁員,訴訟當事人僅在地域管轄方面擁有非常有限的選擇權,對法官則根本沒有選擇權。盡管仲裁與訴訟有很多不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即仲裁裁決同法院判決一樣可以獲得強制執行;不僅如此,即便是我國內地仲裁機構的裁決,也可以依據我國加入的《承認及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即《紐約公約》在大約160個國家和地區比較方便地得到執行。就河北省內的仲裁機構而言,就有石家莊仲裁委員會的仲裁裁決在加拿大法院得到承認與執行的案例。

正是由于仲裁區別于訴訟的特點和優勢,越來越多的市場主體,特別是從事國際商貿活動的市場主體,更多地傾向于選擇仲裁作為解決商事糾紛的方式。因此,為適應市場主體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的需求,在雄安新區設立商事仲裁機構是非常必要的。

二、在雄安新區設立商事仲裁機構的現實路徑

盡管在雄安新區設立商事仲裁機構非常必要,但坦率地講,這項工作目前還面臨著一些法律障礙。其中最大的障礙就在于,現行《仲裁法》第十條明確規定:“仲裁委員會可以在直轄市和省、自治區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設立,也可以根據需要在其他設區的市設立,不按行政區劃層層設立。仲裁委員會由前款規定的市的人民政府組織有關部門和商會統一組建?!倍郯殘慮」蓯前湊嶄咚較執鞘械哪勘昀垂婊徒ㄉ璧?,但在目前還不屬于依法可以設立仲裁委員會的市,自然也就沒有相應的市政府來負責組建仲裁委員會。中辦、國辦不久前印發的《關于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若干意見》也明確指出:“仲裁委員會由依法可以設立仲裁委員會的市政府組織有關部門和商會統一組建,其組成人員必須由組建仲裁委員會的市政府聘任。新組建仲裁委員會必須嚴格依法設立,不符合規定條件的不得設立?!庇紗絲杉?,目前在雄安新區設立仲裁機構存在法律障礙。

就京津冀區域而言,天津有濱海新區,還有自由貿易試驗區。天津仲裁委員會的做法是,在濱海新區設立自貿區仲裁中心,作為天津仲裁委員會在濱海新區依法開展仲裁活動的派出機構。但這一做法對河北而言沒有借鑒參考意義。天津是直轄市,河北是省,河北沒有、也不允許有省級商事仲裁機構,自然也不存在省級商事仲裁機構在雄安新區設立派出機構的可能。

盡管如此,并不意味著我們探討在雄安新區設立仲裁機構沒有任何意義,也不意味著在雄安新區設立仲裁機構沒有任何可能。一方面,今年年初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河北雄安新區全面深化改革和擴大開放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支持在雄安新區設立國際性仲裁、認證、鑒定權威機構,探索建立商事糾紛多元解決機制?!閉饉得髦醒攵栽諦郯殘慮枇⑸淌輪儼沒故侵С值?。另一方面,《仲裁法》的修改已經列入本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立法規劃,并且屬于第二類立法項目即需要抓緊工作、條件成熟時提請審議的法律草案。因此,我們現在能做的工作,就是要把法律修改建議盡快提供給有關部門,并積極推進法律修改盡早完成。如果法律修改的內容較多、任務較重,也可以探討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對《仲裁法》第十條第一款和第二款做出擴張性立法解釋,允許同雄安新區類似的新區設立獨立的商事仲裁機構。

至于仲裁機構的名稱,根據國務院辦公廳1995年印發的《重新組建仲裁機構方案》規定,仲裁委員會的名稱應當規范,一律在仲裁委員會之前冠以仲裁委員會所在市的地名,即地名+仲裁委員會,如北京仲裁委員會。盡管北京仲裁委員會目前同時使用北京國際仲裁中心的名稱,但根據現行法律政策的規定,北京仲裁委員會仍然是其法定名稱。能否使用國際仲裁中心的名稱,以及能否使用兩個名稱,這些問題也可以納入《仲裁法》修改工作統籌考慮。

以上是我對雄安新區設立商事仲裁機構的一些思考和建議。簡而言之,在雄安新區打造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高端商事仲裁機構很有必要,但需要消除一些法律障礙。

謝謝大家。

返回

上一篇:我所舉辦第十一期法律沙龍

下一篇:我所舉辦第四期金龍法律沙龍